历史人物 > 世界历史 >

#p#分页标题#e# 译文:秋风惊人心

发布时间: 2020-02-13

  译文:月宫的老兔老兔寒蟾在悲泣天色,云楼门窗半开月光斜照粉壁苍白。月亮像玉轮轧过露珠沾湿了团光,在桂花香陌欣逢身带鸾佩的仙娥。俯视三座神山之下茫茫沧海桑田,世间千年幻化无常犹如急奔骏马。遥望中国九州宛然九点烟尘浮动,那一汪海水清浅像是从杯中倾泻。

  露华生笋径,苔色拂霜根。

  此马不凡马,房星本是星。

  译文:敌兵滔滔而来,犹如黑云翻卷,想要摧倒城墙;我军严待以来,阳光照耀铠甲,一片金光闪烁。秋色里,响亮号角惊天动地;黑夜间战士鲜血凝成暗紫。红旗半卷,救兵赶赴易水;夜寒霜重,鼓声郁闷降低。只为酬劳君王恩遇,手携宝剑,视死如归。

  《昌谷念书示巴童》

  《秋来》

  赏析:“别浦现在暗,罗帷午夜愁。”一写天上七夕,牛郎织女相会;一写人间孤男,www.1383.net,夜半怅然含恨。银河是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后重又分离的处所,因此称“别浦”。彻夜别浦云水苍茫,星汉闪烁,牛女在鹊桥上还能依相偎珍惜这优美的一瞬,互诉别后一年来的相思深情。 “鹊辞穿线月,花入曝衣楼。”一夜容易,但在离人的心里却又是那般漫长。新月终于暗暗地挂在天边,喜鹊搭桥的时限也已到来。鹊群无可怎样地辞行了银月照映下的人间穿线乞巧的少女,鼓翅飞离而去。牛女重又陷入疾苦相思岁月之中。天色渐明,凌晨的轻寒,秋花映入诗人的曝衣楼。七夕曝衣,是其时的习俗。“花入曝衣楼”这一凄清的情景,定会勾起诗人对一年前七夕定情的惦记,曝衣楼或者就是他们定情的场合。原来,诗人长夜不寐,一缕情思时时萦绕着那远去的情人;如今七夕刚过,只有秋花辉映于曝衣楼上,当年伊人的倩影却已渺如黄鹤,杳不行见。这一颔联借用情况的烘托和触景生情的手法,表示出时间的推移和诗人难觉得怀的悲怆脸色。 “天上分金境,人间望玉钩。”天已经大亮了,诗人还痴痴地凝视着碧空的半弯缺月,潸然欲涕。月亮本就像一面明镜,眼下却只剩下半轮,真成了破镜。牛郎织女大概都各自拿了一半,苦苦地隔河相望了。 “钱塘苏小小,又值一年秋。”理想终于破灭了,诗人又回到了残忍的现实中。改日思夜想的情人,大概是像南齐钱塘苏小小那样的名妓。年前一别,铭肌镂骨,不觉又到了秋风瑟瑟的季候。别时容易见时难,诗人的遭际竟然比牛女还要不幸。面临茫茫的前景,一阵阵难以言说的隐痛又袭上诗人心头。这一貌似平谈的末了,蕴蓄着无限缱绻的情思,表示出怅恨不尽的意味。

  《七夕》

  女娲炼石补天处,石破天惊逗秋雨。

  鹊辞穿线月,花入曝衣楼。

  向前敲瘦骨,犹自带铜声。

  吴丝蜀桐张高秋,空山凝云颓不流。

  思牵彻夜肠应直,雨冷香魂吊书客。

  老兔寒蟾泣天色,云楼半开壁斜白。

  赏析:虫噪灯暗,夜寒药浓。政治上的失意与贫病交加,令诗人感想茕茕孤苦孓然一身,诗人把他的谢谢之情馈赠给了日夜相随的巴童。不难发明闪烁个中的,尚有诗人横遭委弃的悲情。此诗可与诗人代巴童作答的诗—《巴童答》对读。“巨鼻宜山褐,庞眉入苦吟。非君唱乐府,谁识怨秋深。”诗人千般无奈,又借巴童对答来做自我抚慰。

image.png

  桐风惊心壮士苦,衰灯络纬啼寒素。

  译文:春景里中空的竹子,把绿色的倩影,反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:轻轻摇摆,轻轻动荡……露水在长满竹笋的林间小道闪着灼烁,那绿色的苔藓,正轻轻擦着竹根上的白霜。竹子可织成竹席送给瑰丽的女人乘凉;也可以裁制成钓竿,钓上大鱼几筐。传闻三梁冠帽子的衬里用竹做成,我砍下一节竹子筹备献给王孙戴上!

  昆山玉碎凤凰叫,芙蓉泣露香兰笑。

  天上分金镜,人间望玉钩。

image.png

  十二门前融寒光,二十三丝动紫皇。

  吴质不眠倚桂树,露脚斜飞湿寒兔。

  《李凭箜篌引》